关于本所
研究人员
学术成果
学术交流
研究动态
专题研究
跨文化讲座
人才培养
资料链接
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陈戎女教授受邀在中山大学举行讲座

发布日期:2016-11-15访问次数: 字号:[ ]


陈戎女教授受邀在中山大学举行讲座

比较文学研究所

2016年11月8日晚,在中山大学南校区的古老建筑怀士堂,我校比较文学研究所陈戎女教授为博雅学院的师生举行了“古典学与女性主义:以《奥德赛》为例”的讲座,博雅学院副院长王承教副教授、中山大学以及广州地区其他高校的部分教师出席了讲座。

陈戎女教授的讲座分别探讨了古典学的衰落、古学与今论之间的博弈、女性主义荷马批评、克雷顿:一种佩涅洛佩式诗学、纺织与女性智慧:解读《奥德赛》中的佩涅洛佩这五个主题。

古典学的衰落也许是一个事实,但其实也是一种“衰落叙述”,促使我们要从一个从古至今的长线上理解古典学的现代困境。21世纪的人在进入西方古典学的时候,一定会碰到如何在古学和今论之间保持一种恰当的平衡的问题。是直接判定古典学与现代学问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是避免直接的立场选择(这太过容易也太不可能解决实际的解读难题)而从具体的问题出发,答案可能因人而异,从而迫使我们更谨慎地检视古今之学的深层关系。陈戎女教授认同在研究西方古典学时既要有古今之别,也要保持中国的问题意识,但是对当下一些简单化、套路化而且量产的古典学解读,她提出了一些反思。

当代女性主义荷马批评是受到西方女性主义运动以及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影响,七十年代左右在荷马研究中出现的,至今仍十分活跃,称得上是荷马研究中相当激进和推陈出新的一支。女性主义固然是“现代的,太现代的”批评话语之一种,女性问题却早从荷马史诗即有发端,《奥德赛》尤其因为明显的“女性化”特点备受女性主义者关注,从而引发如何理解佩涅洛佩式的女性智慧、诗学、政治学、伦理困境的争论,以及如何从一个独以奥德修斯为中心的单维视野跳脱出来理解《奥德赛》的可能性。与其说这是“去男性化”的尝试,不如说是《奥德赛》以一种了不起的兼容并蓄涵容了从古至今多维度的阐释。

女性主义批评家芭芭拉·克雷顿(Barbara Clayton)2004年的书《一种佩涅洛佩式诗学:重织<奥德赛>中的女性》(A Penelopean Poetics: Reweaving the Feminine in Homer’s Odyssey)别开生面,其中,对于《奥德赛》逊于《伊利亚特》的历史与理论话语的清理,对于A Penelopean Poetics意涵双关“佩涅洛佩式的制作(织制)/佩涅洛佩式的诗学”的解释,为我们重新理解史诗特点、史诗人物以及荷马的女性观,提供了一种新的阐释面向。

《奥德赛》中由不同的人物三次提到佩涅洛佩的“织寿衣计”,如果把纺织视为一种女性的语言,一种性别化的语言,女性通过各式各样的纺织(织、拆、再织),在一个男人主宰的世界发出了自己的声音,那么,佩涅洛佩的确以最直观、最多样的织制方式,表现出一种特定的属于女性的mētis“智慧机巧”。佩涅洛佩织寿衣和奥德修斯说谎,二者作用相当,既是一种对生命故事和进程的重新设计编织,又引申出编制情节的经纬线索这一制作诗歌的现象,从而建立起一种可以称作“佩涅洛佩式诗学”的女性主义诗学观。

讲座当中,陈戎女教授与博雅学院的同学就佩涅洛佩与海伦谁更具有女性主体性,女性的纺织是否具有政治哲学上的含义进行了讨论。讲座后,陈戎女教授与博雅学院的师生进行了座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